草根站长故事之:我的业余站长之路(上)

日期:2017-12-12 00:11   阳光在线6899官方网     阅读:

就在今天,我的小站百度联盟广告收入终于突破200元人民币,虽然这点钱还不够买春运回家的车票,但是着实让我兴奋了一回,也突然就有了写点什么的冲动。

记得我最早触网的时候是1999年年底,那时刚上大一,虽然大学在省会城市,但是网络普及还很落后,周边几乎没有一家网吧,而第一次上网是在学校开设的网络电子阅览室里面,上的第一个网站是雅虎,因为那是默认的首页……

很快有了chinaren的网页大巴,于是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小站,说是小站,其实也就是一个类似于后来博客的几个静态页面罢了。与此同时,开始玩论坛,因为爱好文学,便有意申请了文学版的版主,后来做到分区版主,总版主,直至坛主。一个偶然机会,有位本来只是来论坛申请友链的网友想拉我一起做个网站。

经过周密计划,我给网站取了名字叫莘意网,初衷也就是想做个学生交流论坛之类的,但是毕竟想做个门户网,所以新闻、下载、电影、图片……等等,凡是大门户网站有的,我们基本上都做上了,当然,重中之重,还是建立了论坛,框架也很大,几乎把各个省都单列了分区,同时诸如电脑技术,动漫动画、电影交流、音乐分享、笑话大全……等等,一个都不少,估计有近百个版块吧,后来想想实在太分散了,人气根本聚集不起来,不过也正因为分布广,也确实聚集了一帮朋友。

论坛在不温不火地发展着,我也在不断提交登录搜索引擎和免费网址大全之类的,因为那时网站并不多,所以收录几乎是无门槛,包括后来被hao123收录,当然,那时候我们的莘意网已经流量很高。

结果,不知怎么的,有一天,我们莘意网的下载频道突然之间,流量爆涨,原来一天流量不过一千左右,一夜之间,流量就过万了,来源九成以上来于GOOGLE,当时还没有百度。只要是我们发布的软件,几乎都排在前三名,流量不多才怪,于是趁热打铁,每天更新热门软件信息,网站流量开始稳步上升,后来稳定在每天IP10万左右,世界Alexa排名二千位左右,这个时候,百度开始起来了,给出中国网站排行榜里,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的莘意网排在第148位,在我所在的地区即江西省,网站排名榜首,超过了省电信门户网。

流量多了,可是怎么用呢?这确实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难题,因为我和另外一位合作者都不是玩网络的专业人士,确切的说,所学专业和网络都不挨边。

当然,做广告是一个最直接的方法,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毕竟只是个人运营的草根站,虽然流量比较可观,可是要那些公司在我们上面做按月广告,真是难上加难,别人都愿意花高价选择网易、搜狐之类的知名门户大站。当然,经过多方寻找,也做过几个广告的,至今记忆深刻的是做过移动梦网的广告,一个月也就一千元而已。随着网站流量的不断攀升,虚拟合租的空间根本没法用,于是只能咬咬牙,花了近两万元购买了独立服务器。可能广告收益太少,也就仅仅维持服务器开支,根本没什么余钱,看着这么多的流量白白流失得不到利用,那个心疼真是没法说。

记得,为了弄点收入,还接了tom网站的新闻联盟,每个月也就几百块的收入,还有,我通过邮件向各个有意做网络广告的公司发出个申请,可是无一例外的,邮件如沉大海,连一个回应都没有。总之一切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只能守着一个大流量网站干着急。只能接几个诸如电影之类的网站广告,一个月的收入才几千元。

后来我们一商议,觉得为什么自己不做电影站呢?

他们这些网站都是靠收会员按月会费赚钱的,我们也依葫芦画瓢,做起了莘意VIP影院频道,电影频道我们一直是有的,但都是正规的片子,关注的人也不是太多,结果弄了这个VIP影院,放上花边的影片后,果然就有些人购买会员,好的时候一天能有十个左右,收费是30元一个月。不过,这30元有一半是要给电信或者移动的,没办法,那时只有这个支付方式,因为没有支付宝。继续这样运营了一段时间,没赚到什么大钱,不过补贴生活还是可以的。

可惜好景不长,我们的高流量被黑K客盯上了,因为我们都没有专业的网络技术,网站**被攻击了,网站内容尤其是下载频道页面被挂马了!

记得那时使用的下载频道程序是asp的,虽然是花钱买的,还是漏洞不少,被破坏后,连**都没法进了,内容无法更新,网页上的病毒木马也无法清除,长此以后,GOOGLE也就该K我们的站了。于是,我们两人一商议,在没找到高手帮我们恢复程序之关,干脆就关闭网站,一方面不让黑K客的借鸡生蛋的阴谋得逞,另一方面来讲,这也算是把损失尽可能降低,毕竟这个高权重的域名丢掉太可惜。门户站关闭了,只保留了一个论坛程序,记得CGI的,抵黑能力还行,没有受到不可控的攻击。还同时运营了一个江湖程序,取名莘意江湖,也就是供论坛的会员在里面打打闹闹,论坛发展仍然是不温不火,人气始终火不起来,不过那时候的网友都比较单纯,也比较真诚,在论坛里交了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很多朋友都邀请我去旅游之类的,后来还真的就见过几个论坛的朋友,很有亲切感。

再后来,我们就面临毕业找工作了,我是做医生的,另一位合作者是做工程的,这个时候,网站前景黯淡,作为事业去做显然我们都还没有这个勇气,于是任其只是保留一个论坛维持着。

我开始在家乡的医院上班,一边偶尔关注一下论坛,论坛没了门户频道的流量支持,人气一天不如一天,到后来纯粹就是一个老朋友偶尔沟通一下情感的场所罢了。

直到有一天,我最初任坛主的站长找到我,说他在深圳开了一家网络公司,问我有没兴趣做一个门户网站,技术方面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当初我的莘意网被黑没有找他帮忙,也因为我离开了他的论坛选择自己去做网站,算是小小的“背叛”吧。

医院上班的日子空闲时间不少,既然他提出这个构想,我也就不妨再做上一回。这一次是他申请的全套域名叫IT57,因为当时的IT168比较火,他的理解是站名叫IT武器。其实,我对这个域名并不满意,感觉怪怪的,我们不可能做那种IT硬件或者软件之类的门户站,而只可能做一般的门户站,内容和先前做的莘意网站基本一样,也是涵盖各个方面。网站采用的是他自己设计的程序,动网程序基础上修改的,安全性自然是没得说,一大亮点是采集功能很好使。动动手指,成千上万条信息就来了。

那个时候采集并不象现在这么普及,所以,也能获得不错的流量回报。当然,这个时候,百度已经超过GOOGLE,成为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我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因为对文章标题进行了必要的伪原创化,加上对关键词的分析和运用,网站流量开始迅猛增长,从零开始,不到一年的时候,日IP过万,日PV近十万,世界排名也步入50000名之内。

这个时候,因为我刚毕业,执业医师证还没考,虽然是三级医院,工资低得吓人,每月千元左右的工资还要自己吃饭和租房子。当时一心想做点大事的我,在他的承诺20%公司股份的刺激下,便放弃了医院的工作,直奔深圳。

不得不说的是,我所在的市级医院的领导其实对我挺不错,就在离开的前夕,一位副院长还点名让我一共去外地医院考察学习,这种待遇对一个才毕业不久的小医生来说,是相当的“受宠若惊”,当我战战兢兢地说出要离职的时候,当时副院长脸上阴沉的表情现在仍记忆深刻。科室主任及医务科长都几次三番找我谈话,说进这个三级医院不易,爱好网络没什么不好,但是只适合当兴趣爱好干干就行,即使在确定我执意要走的情形下,还是很诚心地说让我到外面逛狂见见世面,不行了随时再回来上班……为此,他们甚至有意隐瞒我离职的事,以至于后来听医务科的同事说,我的工资卡上在我离职后仍继续打了近半年的工资,直到有一次院长问起我,才说出我早已没在上班的事实。结查证,这笔“工资”至今还冻结在我的工资卡上。

然而我还是毅然决然地去了深圳,来到朋友(以下简称A)所开的网络公司,干起了“网络部经理”一职。与此同时,我又在网上找了另一位志同道合的网友(以下简称B),一起运营这个IT57网站,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网站流量达到每天1万IP,就在这个时候,这位网友也面临毕业,同样不是网络专业的他选择一起来深圳共谋发展。

需要说的是,深圳的A朋友公司再在给下一个定义,完全就是个皮包公司,虽然注册资金有100多万,然而公司财务不仅没有盈余,而且是负资产,经常是连办公室的租金都交不起。公司办ICP证的钱都是我上班一年多的时间攒的四千元,这个A说只是暂借了,却一直未还,直到今天。还有我一起带去的的shenyi99的域名,原以为可以利用A的技术能力让它起死回生,结果网站程序没了,域名后来也被他搞丢了。

即便如此,我仍然被创业的梦想冲昏了头脑,继续选择跟随他经营这个所谓的网络公司,并且在我的游说下,在公司接了一个近十万的大单后,朋友B也加入到我们的团队。

B是浙江人,虽然和我年龄相仿,却比我精明许多,一到公司后便发展情况不对。公司老总A心思似乎根本不在事业上,每天只有凌晨的时候工作三两个小时,其他时间要么在电脑上看电视,要么玩游戏,要么调马子,他宁可花钱买机票让网友要约会找炮,也不愿意付公司房租。

终于,公司在朋友B到后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面临官司危机。缘由就是一个月前接的那个近十万的单子,迟迟未有进展,对方提出未在合同规定时间完成将提起诉讼。公司老总A便提出让大家各奔东西,我是个重感情的人,当然不想就此撒手不管,任凭别人对我不仁,也做不出这种不义的事情来。但是A态度很坚决,而且怪我把B拉进来,因为A觉得B是个不安分的人。更重要的是,连吃盒饭的钱他也支付不起。此时我的卡上只有不到一千元,我提出可以自己解决吃饭问题。他仍然没有松口,于是,精明的网友B提出让我们带上IT57网站以筹建分公司的名义回他的老家运作,这样一来,至少吃住问题可以轻松解决。老总A表示赞同,承诺等公司过了这个坎,会再让我们回到总部的。

无奈之下,只得选择离开。朋友B却很豁达,很开心地把前不久刚从学校托运过来的行李和我的行李一道托运到他的老家,并信心满满地说,可以一共把这个IT57做强做大,因为这个时候IT57的日流量已经过万,发展势头也很看好,还接了第一个包月广告,虽然只有800元,也算是网站的第一笔收益。

从深圳到朋友B的老家路途遥远,中途B提议去广东的另一个城市看望一位网友,坐在大巴车上,我竟然流泪了,因为我收到A的一位死党的短信,说我太不够意思,在公司碰到困难的时候选择离开。现在想想,真的很是可笑,一定是A隐瞒了实情,将我说成了背信弃义的人。

来到朋友B的朋友处,他的这位朋友是B论坛的一位高管,据说是从色——情站里挖过来的,通过了解后,才知道他之所以在这个论坛任职并非为了钱,因为他是富二代,根本不差钱。

不得不说,朋友B经营论坛还是很有一套的,起先只是一个玩俄罗斯方块的队组讨论区,后来就发展成一个流量还不错的综合性娱乐论坛,更难能可贵的是,组建了一支忠诚且有能力的管理团队。所以,B会坚定的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选择以网络作为事业,还是对自己的能力颇有几分自信的。

在B的朋友处逗留了两天,不仅每顿好吃好喝地款待,临行还有心给我们买了卧铺车票。因为那时还没有动车,路途遥远,B的老家只是在一个小镇上,坐了火车后改坐汽车,然后再租了个小货的将托运的行李一起拉回家。

浙江毕竟是个比较发达的地区,因此,B所在的小镇还有不少工业,并不是象一般意义上的小乡镇。面对着卡上不足一千元的存款,B却安慰我不用担心,一切有他张罗着。他在老家有位女朋友,也从师大刚毕业。B说往年暑假他们都会召收一批中小学孩子开立暑假辅导班,为期一个月左右,多的时候,可以收到一万多块钱。一直都听说浙江人精明能吃苦,看来名不虚传。

话说,我们就这样开始安顿了下来,他重新捡起了自己的论坛,我全力发展It57网站,每天更新文章超过200条。有一天,B有点神秘地跟我说,他发现了一个网站成功的秘密,一个让网站流量暴涨的秘密。我很好奇,便向他请教,结果却让我大跌眼镜。原来,他只是发现但凡有流量的大站,醒目处推荐的文章总是与“花边”和“擦边”脱不了关系,说白了,就是有点“色”的标题,内容不用真的出格,只要标题足够吸引人,自然就会受到关注。

这个情况,其实我早就有注意到,不过被B郑重其事的向我“透密”,我便把更新的主要任务放到写真图库这一块。挑选大量暴露性感的图片,配以诱惑性的关键词描述,果不其然,网站流量在急速上涨,某天的alexa当天世界排名甚至进入了9000位以内。有一个图片的搜索引擎引入IP量,一天就达到一千多。于是,我更加卖力的以百度搜索关键词风向标为蓝本,发布了大量原创标题的图片,图片内容里堆砌了大量的热门但是并无关联的关键词组合。这个急功近利的做法为不久后的百度K站埋下的伏笔,而当然只被不断上涨的流量冲昏头脑,全然不顾。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B和他的女朋友果然又在他家一楼开了暑假辅导班,说是辅导班,其实几乎不用讲课,绝大部分时间就是让这些孩子们自己做习题,不懂的再给予解释辅导罢了。

家中只有他一台电脑另外加个旧的显示器,我没电脑办公显然行不通,于是B提出去买台电脑主机,问我有没钱,我提出卡上仅剩不足千元,他便说先借钱给我,等以后赚钱了还他,当时很有些感动,因为要我再向家人伸手要钱,确实开不了口。

我和B每天如上班一样,早九点左右起床,吃过早餐再去菜场买下当天的菜,基本上都是蔬菜,外加几个小贝壳之类的用于打汤,浙江的口味是从不放辣椒,这对于爱吃辣的江西人来说,简直味同嚼蜡,于是去超市买了一大罐剁椒和豆腐乳,每顿合着吃,才勉强下咽。整个上午基本上是不碰电脑的,吃过中饭又休息一两个小时后,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主要就是更新网站内容,然后找找是否有投放广告的机会,晚饭一般吃中午剩下的,或是到外头去吃碗难以下咽的大排面,这个大排面至今想起来就倒味口。我曾经跟B说过我更想吃饭,有时实在吃不下,仅动了两下筷子就放那儿了,可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点,寄人篱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吃过晚饭后才是我们工作的黄金时间,一般要到晚十一点甚至更晚才收工睡觉,此时正值盛夏,酷热自不必说,晚上的蚊子也确实不少,虽然点了蚊香每天早晨起床时还不是不能幸免的被叮几个大包。

眼见IT57发展势头越来越好,B提出将IT57系列域名转到名下,以免A到时眼红拿了过去。确实,这个IT57除了域名是A注册的,其他所有一切都是我和B一点一滴建起来的。域名的控制权一直在我的手里,域名过户自然不是太难,不过域名毕竟是公司的,我坚持让A同意才过户。B责怪我过于愚忠,说:“人家都那样对你了,你用着这么对他吗?如果让他主动同意转移过户,那是不可能的。要么现在就放弃这个网站,以免以后为他人做嫁衣裳,要么就直接过户过来,将网站完全控制在自己手里”。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心想:这个域名在我们手里也许会做起来,但是在A手里肯定是垃圾域名一个。

B联系好了代理人,花了600多元后,域名正式过到我们手里。当然,在此之前,B将网站所有数据都备份到自己的电脑磁盘上,说是以防A发现后会突然将数据清除。按事先约定,.com和.com.cn过到我名下,.cn和.net过到B名下。不过在过户确认单上,我却意外发现,B将他的.cn和我的.com调了个包,于是问其缘故,他支支吾吾说不小心弄错了。

我便知道他是怕我到时带着网站跑了,毕竟.com才是主打。我很理解他的顾虑,并没有因此多说什么。意料之中的,A很快就发现了我们把域名过户的事情,他没有过多责怪,只是让我们半个月内把网站迁出服务器,我们今后也与他的公司毫无瓜葛。

分享到微信 收藏